發文作者:豐頁 | 一月 6, 2010

第六頁

終於出發到國內探訪的日子了,對於要離開香港到不知名的地方,這確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。

入村前,曾問自己一個問題:「如果要我留下在這裡服事當地村民,不要說太長,只需三個月,我應如何回應?」因我剛沒工作,論到時間我是有的。而在整個旅程中我亦不停思想著這條問題。

當我入第一家村民的家時,真的不得了,因內裡很髒,但村民很熱情地款待我們,在一個不知衛生程度如何的櫃裏,取出茶杯倒茶給我們喝,為著禮貌的原故,不理衛生的問題,要把茶喝下,對我來說真是膽色的考驗。

另外,雖然村民能聽廣東話,但他們所說的都是鄉下話(客家話),所以就算我有雙耳,可是他們所說的,我真的聽不懂,對我來說真是耐性的考驗。

再加上,在屋內一坐下就有很多蒼蠅佈滿我身上,真的非常非常之不習慣。雖然曾在電視上,看過有關農村生活的特輯,而畫面裡亦看到當地有很多蒼蠅飛來飛去,但當時沒有想過自己會到這些地方,就算到這些地方,自己的反應是如何都不太清楚,想不到當自己身處其中(非常骯髒及有很多蒼蠅飛來飛去的地方),真是不習慣,所以此行給我看到了自己的盲點。

除了蒼蠅外,還看到老鼠,更慘的是看到牠也要忍著不可驚叫,因恐怕會嚇怕村民,還害怕牠會跑到自己身旁,真的非常之不得了。

還有,因那天是墟期,當地的村長和書記等都去了市鎮”趁墟”,所以,那晚便要各自到不同的村民家吃飯,這對我來說簡直是勇氣和膽色的考驗。

我被安排與兩個探訪隊員於一家姓許的村民家吃飯。我們於村民的廚房裡用膳,那裡非常黑暗,只有兩盞火水燈照明,亦因為那裡較暗,我便可以不理會飯餸的衛生程度,大口大口的把食物吃掉。

總括來說,第一天的探訪已給我那麼多的考驗,雖然我不是出生於小康之家,但是作為城市人,一下子要到這種地方,確實真的令我感到,原來我一直都處於”嬌生慣養”的生活模式中。

臨離開那村時,路上拾到一本日記簿,打開一看,內裡一片空白,原本想把它放回路面上,可是,因著好奇所以便把它帶回所住的敬老院。

回到敬老院,我忍不住再打開那本日記簿,發現有幾行字出現了—

明天是我接受第四次化療,面對生存彷彿已失去盼望,那麼,我可以靠著什麼來繼續堅持呢?”

這本日記簿原本是沒有字的,為何現在多了這些字呢?這些叫人難過的字句?

“生命不在乎長短,只在乎是否充實;而生、老、病、死都是人生必經的階段,只要曾經用盡所有力氣為生存而生存,結果如何,就交給上天安排吧!” — 我忍不住對這些問題,寫下一些回應。

然後把日記簿合上便睡覺了。

  

「困難如山,連綿不絕;勇敢上路,踏上征途。」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分類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