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文作者:豐頁 | 十一月 25, 2009

第一頁

在大除夕夜,我們一班人相約到施宅歡聚,大吃大喝,這裡有一個很特別的習俗,就是在大除夕夜,每家人要替自己家居大肆佈置一番,迎接新年的來臨。

施宅一家都是十分好客的,他們的熱情款待常吸引一班親朋好友到施宅閒聊歡聚,今天是除夕夜也不例外。

我們一班好友很用心地為施宅裝飾佈置,在一遍喧鬧的聲音中,我們把施宅變成了一家糖果屋,我急不及待走出屋外觀看,施宅的鄰舍同樣花心思地佈置成五光十色的樣子,就如舉行嘉年華會般,使全村佈滿著喜慶歡騰的氣氛,又因著施宅的屋頂放置了幾十只有公雞模樣的指南針,十分精緻有趣,在屋外很容易便認出施宅來。

突然間,阿日遞了一大疊剪報給我,打開一看,全都是招聘的廣告,阿日對我說:「是的,你還有很多選擇,請不要限制自己的路向啊!」

不料,鬧鐘響起,就這樣被吵醒了,不用上班的日子,怎可以被鬧鐘吵醒呢!

我叫丁子欣,一個很普通的名字,在網絡的世界裡,隨時找到成千上萬個有關這個名字的網站,性別:女,二十七歲,剛被公司裁員,現處待業狀況。

「丁丁,那麼晚你還不起床,沒事嘛!」

「媽媽,我好像發熱了,你過來摸摸我的頭好嗎?」

媽媽摸摸我的頭,確實很燙手,便帶我去看醫生。

因為我們剛搬了家,所以,這次便到附近的診所看病。

“慕容建醫生醫務所” — “慕容建”彷彿很熟悉的名字,他究竟是那一位?可能是發熱影響思考,一剎那真的想不起。

推開診症室,有人大聲說:「你是丁子欣嗎?」,我聽到後覺得他有點無聊,我剛才登記時,護士不是已經拿了我的身份証登記下嗎?難道他認為他的護士寫錯名字嗎?

「丁丁,你記不起我嗎?」

我抬頭一看,「原來是你,你為何在這裡呢?」,說完這句話才猛然覺得自己更無聊,為了打完場,我立刻說:「沒想到你當了醫生呢!」

「自從我到加拿大讀書以後,我們都沒有見面了,你還好嗎?」

「相信如果我沒有發熱的話,我會較現在好呢!」

「是的,真不好意思!那麼,請把舌頭伸出來看看吧!」

經過他的診治後,我只是患上流行性感冒而已,我臨離開時,他跟我說有空再來。

「不是嗎?再來這裡,那豈不是我的流感一直都未能痊癒,那麼,相信那又是一種新型流感,要給人好好研究一下。」

「請別誤會,我是說有空,我們相約食飯可以嗎?」,我應了一下便離開診所。

慕容建是我以前的鄰居,因為我們所讀的中學很接近,所以,差不多每天我們都一起上學和放學,假期時,我們間中都會一起逛街、看戲和吃飯,至於功課上,因為他剛大我一年級,所以,我在功課上若遇到問題,他都可以給我幫忙,久而久之,家人和同學們都以為我們是一對,確是很老套的電影橋段,可是又很真實。

而我亦以為事情會是這樣發生的,”青梅竹馬”、”兩小無猜”還不錯吧!沒錯,那時我真的有點喜歡他,還大膽地跟他表白,可是換來的結果就只是他當我是妹妹而已,同樣是很老套的橋段。那次表白之後,為著表明我沒有因這事影響了我們的關係,我們依舊會一起上學和放學,一切跟以前彷彿都沒兩樣,可是,在我心裡郤經過了一段很長的時間才可平伏。

不久,他跟同班的一位男同學拍拖了,這消息令我很震驚,而他的父母因此更安排他到加拿大讀書,希望一切都會有所轉變。而我們就此便沒有聯絡,不久,他們一家都搬走了,聽聞他每年暑假都會回港探望家人,可是,每次他都沒有找我,而每次當我知道他回來的時候,剛巧他已經返回加拿大開學了。

有人說—人與人的交匯點往往都失去平衡,有人會走快點,有人會走慢點,有人會向左走,有人會向右走,當交匯點失去平衡時,我們會彼此錯失,在雜亂無章的世界裡,經歷無數的錯失和重聚。

那麼,是誰定每個人的人生路線呢?又是誰定每個人與人的交匯點呢?

 

「人生的道路,各有不同,沒有重要也沒有分對錯,選擇一條適合自己的,不用盲從也不用比較。」 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分類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